两者之间存在不小的差别

2020-06-11 20:39

林昌庚在举报信里这样写道,“家父林散之,平素与佛门有缘。其生前书赠南京栖霞寺大殿的十一言长联,乃是以字结缘。该书法作品原件,理应由南京栖霞寺方保管收藏才是。今落入他人之手,以致高价拍卖牟利,绝非家父的心愿。”

6月4日,这副长联以644万的天价拍出,林散之二儿子举报称流出途径存疑南京市宗教局:原件保存完好,不便出示;传真法师:真迹若在为何不能公开?“听到这个消息时我很震惊和不解,当初这副长联是家父送给寺院的,为什么会出现在拍卖会上?”今年6月4日,著名书法家林散之生前赠南京栖霞寺大殿的一副十一言长联,在北京匡时书法夜场拍卖会上,以644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拍卖成交。从亲友口中得知这一消息后,林散之的二儿子林昌庚立即对此事产生了质疑,并委托律师向公安部门举报。与此同时,这一消息也引起了各方质疑。现代快报记者就此展开调查。

林散之1980年为栖霞寺所书的《草书十一言联》,今年6月在北京被拍出644万元的高价,在圈内引起了不小的轰动,一副对联能拍出这样的高价,确实比较少见。这副对联的拍卖价也创了林老个人书法作品拍卖价的最高纪录。

他表示,该公司的工作人员都很专业,征集作品时也专门请了专家鉴定,肯定是真品才拿来拍卖的。“像这种一件作品写多次的情况,在字画名家中非常普遍,先写两张练练笔的情况太正常了。”

林昌庚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父亲林散之受佛家影响较深,当初游访栖霞寺时,专门写了一副十一言联赠送给寺里,虽然具体时间记不得了,但内容仍有印象:“佛日重辉,四面青峦惊昨梦;江天无恙,满林红叶灿如花”。

“我只能说,林老当初赠送给寺庙的墨宝还在,而且保存完好,就在栖霞寺的文物保管室里。”吴晓勇说,发现墨宝被拍卖一事后,他专门到栖霞寺调查了此事,并将寺庙内的墨宝与拍卖会上的进行了对比。“两者之间存在不小的差别,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来。”他告诉记者,林老的这副对联被刻在了毗卢宝殿的抱柱上,与寺院保存的墨宝一致。至于两者之间究竟有什么不同,他也称,“不方便说,不好介绍”。

昨天,记者就此事联系了当初林昌庚老人委托的律师雷汉舢。他告诉记者,虽然举报信已经通过快递寄出近两个月了,但一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。同样关心此事的还有南京市佛教协会副会长、南京玄奘寺住持传真法师。他于1987年在栖霞寺出家,还曾担任过栖霞寺监院兼知客。

“是我的侄女告诉我的,当时我挺高兴,后来一想不对,这副对联是写给栖霞寺的,怎么可能出现在拍卖会上呢?”说这话的是林散之的二儿子林昌庚,今年已经80多岁的林昌庚身患胃癌一直住院治疗。

就他回忆,当初父亲给栖霞寺赠书时,曾写过两副,其中好的一副赠送给了栖霞寺,另外一副因为时隔多年,后来就不知下落了。当记者将其弟弟林昌庚就此事向公安部门举报一事告诉他时,他表示举报一事自己并不知情。弟弟很有可能不太清楚当年的情况。

林昌庚认为,这件书法作品的原件流出南京栖霞寺的途径存疑,且有拍卖线索可供侦查,其中或涉嫌不法犯罪。因此,他恳请公安部门尽快进行查处,维护南京栖霞寺方的财产不受侵害,并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。

得知这一事情后,6月8日他就委托南京益和律师事务所的雷汉舢律师,给南京警方写了一封举报信,希望尽快立案调查。

摘要:“听到这个消息时我很震惊和不解,当初这副长联是家父送给寺院的,为什么会出现在拍卖会上?”今年6月4日,著名书法家林散之生前赠南京栖霞寺大殿的一副十一言长联,在北京匡时书法夜场拍卖会上,以644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拍卖成交。从亲友口中得知这一消息后,林散之的二儿子林昌庚立即对此事产生了质疑,并委托律师向公安部门举报。与此同时,这一消息也引起了各方质疑。现代快报记者就此展开调查。

就在昨天记者联系他之前,已经有民警上门了解情况,并表示会认真对待处理。传真法师说,他之所以多次到警方反映情况,就是希望通过警方调查,聘请专家对寺院尚存的林老墨迹进行鉴定,辨别其真伪。他认为,如果是寺庙的真品流失,那就是盗窃行为,如果拍卖行的作品是假的,就涉嫌诈骗,应追究其责任。

对于如今网络上铺天盖地的“盗卖”一说,谢晓冬说自己很不理解。他表示,“如今连栖霞寺和南京宗教局都表示,寺院的真品还在,究竟何来‘盗卖’一说。”

截至记者发稿前,通过电话联系上了林散之老人的长子林筱之,他5岁随父林散之学画,如今也是一位书画名家。他告诉记者,对于父亲赠栖霞寺墨宝被“盗卖”一事,起初并不知情,后来才通过别人口中了解到此事。

如果林散之赠送给栖霞寺的墨宝真迹还在寺院,那么拍卖会上的拍卖品又从何而来呢?昨天下午,现代快报记者就此事联系了北京匡时国际拍卖公司。该公司副总经理谢晓冬表示,当初这副对联是公司从私人手中征集来的,属于私人藏品,后来以644万元的价格成交,也是流入私人手中。“这件拍卖品竞拍的时候很受欢迎。因为尺幅较大比较少见,非常难得。”

近日,现代快报记者就此事采访栖霞寺。寺内一位法师告诉记者,目前,针对林散之赠给栖霞寺十一言联被拍卖的事情,南京市民族宗教局也已经知情,并派了专门的人负责调查此事。

“不存在‘盗卖一说’。”吴晓勇表示,目前栖霞寺文物保管室是‘双人双手’的管理制度,一个人是打不开的。”不过,当记者询问能否查看原件时,却遭到了对方的拒绝,“不方便将原件对外公布。”那么寺庙里的究竟是不是真品?吴晓勇说,这个不好说。

今年7月10日,通过朋友得知此事的传真法师感到情况可疑,他曾多次向南京警方、市佛教协会反映情况,希望各方能将此事调查个水落石出。

“我们已经调查过了,林散之老人赠送给栖霞寺的墨宝完好地保存在寺庙里,至于拍卖会上的作品,我们就不便多说什么了。”南京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办公室副主任吴晓勇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拍卖会的事情发生后,他们很快就接到上级领导的指示,要求对这件事情进行调查。

对于拍卖行的那一副对联,究竟是不是真品,林筱之表示,“因为没亲眼看到,就说不清楚了。”

7月24日,南京市佛教协会就此事专门给他发了一封回函。在回函上记者看到,对于“墨宝被盗卖一事”,经查林散之为栖霞寺所写的对联尚完好保存在栖霞寺内,对于社会上拍卖的字画,存疑但不便说三道四,望其能谅解。对于这一回复,传真法师并不满意。“如果原件还在,为什么不能公布于众?又有谁能证明是真品?”

新闻排行

随机阅读